腾博诚信为本官网-官方通道

lywebsite

栏目导航
腾博tengbo9885登录

《中国医生》上映,几度落泪的同时有一个群体

7月9日起,备受期待的抗疫题材电影《中国医生》在全国公映。影片改编自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斗争中的真实事件,由《中国机长》原班人马打造,展现了医务人员在疫情面前挺身而出,不顾自身安危、守护国人生命安全的感人故事。

 

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,是全国人民共同经历、共同感受、共同战斗的岁月。《中国医生》不仅是一场电影,更是中国人民的一次“集体回忆”。 因为,电影里的一切都是真实的……

 

一线医护人员成《中国医生》首批观众:真实动人,止不住泪

 

7月8日下午,《中国医生》举行了广州首场看片会,数十位曾奋战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第一线的医护人员受邀参加,成为广州首批观众。

 

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内科主任陈爱兰在观影后表示,她对袁泉的台词特别感同身受。去年除夕夜,广东派出首批驰援武汉医疗队出发,大量求诊者涌入金银潭医院,导致现场失控,医护人员和患者均有人受伤。

 

危急之下,袁泉饰演的重症医学科主任文婷向人群严肃地喊话:“你们想活,我们想救,请给我们机会!谁再威胁到我的病人和医护,我会救你,但也会找你算账!”

 

据陈爱兰回忆,当时她在武汉面临的情况,真正就如片中一样严峻:“我们援助的是武汉汉口医院,当时床位非常紧张。医院里挤进超过2000人,有的人开着三轮车过来,有的人自带衣架挂吊瓶。当时压力的确很大,但首批医疗队还是把这个工作完成了。所以我对文婷的台词特别感同身受。”

 

来自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儿科护士李瑞琪坦言自己看哭了,“哭得太厉害,电影结束之后情绪都很难出来”。 李瑞琪说,《中国医生》让她想起了在武汉驰援的日子。

 

去年2月,李瑞琪得到父母的大力支持,毅然踏上驰援武汉的征程。“看到电影里大家一起救治患者的场面,我很想给他们加油,仿佛自己也跟他们站在一起。

 

钟南山院士几度落泪,张文宏称挑不出“毛病‘’

 

7月9日晚,钟南山院士受邀参加了电影《中国医生》广州首映礼。观影期间,钟老数次落泪。影片结束后,钟老上台分享了自己对于这部电影的感受。

 

图源:视频截图

 

“我最强烈的感觉,这部电影没有任何掩饰,非常真实地还原了在武汉抗击疫情初期的情况,我们遇到的困难、床位的紧张、病人的情绪,这部电影都非常真实地还原了。”

 

钟老表示,医生有两种流泪,当看到病人离去,自己无能为力时,这种眼泪是痛苦的,但另外一种流泪,是当医生看到成功抢救了病人的时候,这部电影都表现得非常真实,《中国医生》里这些医生真正体现了中国医生的良心、责任、决心、行动。

 

此前在上海的首映礼上,张文宏大夫同样给了《中国医生》很高的评价。

 

“我其实是抱着挑剔的态度来看《中国医生》的,但在两个多小时里没有找到任何一个毛病,这部电影超乎我的预期。”张文宏大夫在观影后评价道。

 

要知道想拍好一部“医疗题材”的作品,最难把握的就是影片的专业度。医学是非常复杂的学科,作为“外行”的导演和演员一个不小心就会犯很多低级错误。那么《中国医生》这部影片是怎样做到了让医学专家张文宏都挑不出毛病的呢?

 

他想喊cut就喊cut,拍摄现场他比导演还厉害

 

导演在剧组通常是一个绝对权威的存在,导演说一不二。但在《中国医生》的片场有一个人的权力比导演还大。他就是《中国医生》的医学顾问,武汉同济医院急诊与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冉晓。

 

为了完美呈现影片,《中国医生》这部电影从剧本的修改、演员的培训、美术置景的设计等方方面面的前期筹备,都要经过一线抗疫医生的专业把关。

 

图源:视频截图

 

2020年7月31日晚,冉晓以顾问的身份,进驻了《中国医生》剧组。导演刘伟强给了冉晓一个很大的权力,只要他发现影片拍摄的过程中出现医学错误,那他就可以随时喊停,修正后再重拍。

 

其中有一场戏,内容是金银潭医院遭遇停电,照明电路突然中断,ICU短暂陷入了混乱。在导演原本的设想里,他希望能通过停电制造出一个更强烈的戏剧冲突:不仅照明电路要停,甚至所有设备仪器也都停电,然后医务人员手动去摇呼吸机、透析仪等等,让它们运转,之后接上病人的病情恶化。

 

但冉晓立马告诉导演,一定不能这样拍。因为如今ICU病房的仪器设备都有后备电源,一旦停电,后备电源至少可以维持半个小时的运转,照明的电可以没有,但仪器一定不会停。

 

“导演就很想要他想表达的,我说绝对不行,最后导演拍桌子,他说我就非要这样拍了,我们当时好多人就不敢说话了”,在冉晓的记忆中,这是他们医学顾问小组和导演发生的一次巨大分歧。

 

虽然导演已经发火了,但冉晓依然坚持他的看法。最后在参考了双方的意见后,成片呈现了一个平衡的方案:停电之后机器仍然在运转,但是停电造成病人情绪上的波动和恐慌,再加上机器在低功率运转,最终导致了一个医疗紧急事件的发生,需要通过心包穿刺去救治一个病人。

 

正是因为有着冉晓这样负责的医学顾问,《中国医生》的作品才会专业到让张文宏都挑不出毛病。

 

《中国医生》上映后好评不断,但在赞美声中“争议”也同时存在。一部分护士在网上提出了这样的质疑:为什么是《中国医生》而不是《中国医护》?是不是在大家的心目中,中国的医疗事业里只有医生没有护士。

 

 

图源:微博截图

据统计,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,各地驰援武汉的医务人员中护士占据了7成的比例,远远高于医生。除此之外,在疫情稳定后,日常的防疫工作(核酸检测、量体温)也主要是由护士承担的。由此可见,在这场抗疫斗争中护士的贡献非但不比医生差,甚至在很多时候比医生还要重要。

 

基于这种情况,护士群体对于《中国医生》片名的不满确实在情理之中。

 

被忽视、被误解,护士这个群体遭受了太多“刻板印象”

 

在社会上,人们经常会有一个这样的观念,即治病救人的是医生,护士只不过是一个助手。除此之外,护士还常常被打上“学历低”、“脾气差”的标签。

 

图源:摄图网

 

其实,医生和护士是完全平等的两个职业,医疗和护理是一家医院的两大核心,缺一不可。某三甲医院院长曾经说过这样的话:一个护理不强的医院,在医疗上不可能强。由此可见护理的重要性。

 

一名经验丰富的护士是患者康复的关键。众所周知,病情的变化的快速和隐匿是导致很多住院患者死亡的主要原因,比如病人手术后,护士对切口、病人生命体征等各个方面的变化进行观察,及时发现各种问题,而这些往往是医生做不到的。

 

至于学历歧视,由于历史原因我国曾中断过护理高等学历教育,使我国护士学历水平在一段时期内处于较低水平。随着护理高等教育的开展,以及国家对护理工作的要求和重视,高学历护士的水平越来越多,护士“学历低”这个帽子早就该摘掉了。

 

在新冠肺炎患者救治过程中,护士每天与患者近距离接触最多、时间最长,可以说,完成每一个操作都冒着被感染的风险,实施每一个治疗都冒着生命的危险。从任何角度来说,这些英雄一样的护理人员都值得人们铭记。

 

我相信《中国医生》的制作方没有想要抹杀护士贡献的意思,但那些护士提出的“质疑”也并不是吹毛求疵。护士群体已经遭受了很多刻板印象,就别在一些细枝末节上让他们寒心了。

QQ在线咨询
销售咨询热线
010-68821900 18613818798
微信咨询沟通
Baidu
sogou